设为澳门金莎 加入收藏 登录 古典诗词

学院文化
您的位置: 澳门金莎 >> 学院文化 >> 教师心语 >> 正文
?马家俊:我与文学院(二)
更新时间:2017-04-01 10:41:18
马家俊

 二、小试牛刀的工作初期

    1953年毕业留校当老师,首先得改变随随便便的作风,把长期不系的鞋带绑好,钮扣扣整齐。在学生面前得像个样子。这一年学习苏联,国文系改称中国语言文学系,简称中文系。我被分配在现代文学教研组,担任李玉岐先生的助教,李先生讲五七级乙班(李忠善、刘学林、张登第、党秀臣那个班一年级)的《现代散文选及习作》,我试讲两篇,批改大部分学生两周一次所写的各体散文。当时没有政工人员,让我当乙班的班主任。半年后,调来黄玉俊任全系的政治辅导员,班主任就减轻到只管学生的学习了。我试讲散文,则自己也写散文交李老师批改。我在试讲时,下面坐着系领导和指导老师,同时有一位白发教师,我没有见过。事后才知道是省上在书院门办的中学教师培训班的王石贞先生。不久,他请我去师训班(后来迁到大雁塔西侧,1954年改为陕西师范专科学校)作演讲。第二年我与卢季韶教授合讲一年级(五八级,雷达、史民周那班)的现代散文选。10篇散文各讲五篇,作文各改一半,我还任该班班主任。第三年(1955年),我独自一人讲新生(五九级,文丕显、刘建国、畅广元那班)的现代散文选课。那时学习苏联,考试用口试,很新鲜。1954年学校完全脱离西北大学,独立为西安师范学院。在《人民日报》上,毛泽东主席任命刘泽如为西安师院院长,李绵为副院长。学校在家属区和西安外院以南修建了新的楼房,扩大了面积。形成今天雁塔校区的规模。中文系建立了办公室,先是我们助教轮流值班,1955年留下毕业生李永宁做系秘书,之后,调来左焕庆,办公室就很像样子了。
  这两年,系上先后调来不少新老师:由川北行署来的傅子东教授讲语法(贾则复调去校部当教务长了),由湖南大学英文系来的周骏章教授讲古代至18世纪欧洲文学,并任文学教研室主任,由西北艺术学院来的刁汝钧教授讲19世纪欧美文学、中国现代文学史,并任系副主任兼现代文学教研组组长,由西北艺术学院来的高斌副教授讲俄罗斯苏联文学,由辅仁大学来的蒋婉茹讲师、由西北大学英文系来的江弘基讲师讲现代小说,由西北行政委员会来的郝子俊讲师讲语文专修科的现代散文选。我除了本职,系上还让我听刁汝钧的现代文学史,听周骏章先生的外国文学。同时这两位老师也是我的指导教师,我也交作业给他们。我写读鲁迅作品的笔记交刁老师,制作希腊神话世系表、翻译詹姆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清华大学外文系讲课的《欧洲文学简史》一书的有关章节交周骏章老师,请他们指教。同时系上从西安话剧院调来陈楚桥副教授,还调来或分配来青年教师高海夫、何世华、高起学、吴士勋等,五五级留校的有寇效信、李武胜、张少庭等人。学校函授部从一些中学语文教师中调来郭子直、李剑萍、赵新凯、王家纯等人。不久这些人也都划归中文系,分别加入不同的教研室。中文系教师众多(教授人数在西安师院里最多),力量雄厚,开课齐全,成为学校的大系。教师多有自编的讲义,交出版科打印或刻印。我的家属是出版科的计件临时工,领来讲义回家刻蜡版。我替她刻高斌的俄罗斯文学讲义,这对我听课和后来的进修有极大帮助。我自己编的现代散文选对近十篇文章,作细致分析,由我自己来刻。这对我上课熟悉教材很有作用。至今我还保留着一厚本《现代散文选讲》讲义。

快速导航
友情链接:
澳门金莎 澳门金莎
澳门金莎